21世纪危机-大转型,以及应对措施

当今,我们的经济正经受着一场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革命性变革。众所周知,旧世界正随着新世界的衍生而消逝。很多人都认为仅是一场金融、债务、经济危机,而没有理解为是新世界秩序诞生之前的镇痛。

 

巨大的全球性挑战

    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如此大规模,且伴随着一定规模的复杂、有活力和网络化系统的全球性变化。每一个企业,甚至更多这样的企业,每一个公众机构都因此面临着这个他们从未经历过,而没有经验可借鉴的全新挑战。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将此称为“21世纪大转型”。回溯到20世纪90年代,早期的标志依然可辨识。当这次革命变革为社会性的跨塌提供破坏性力量的同时,它也为新经济奇迹带来了一次机会。

 

仅仅依靠经济是盲目的

    仅仅通过经济手段来揭示金融“海啸”的威胁是不可行的。这需用系统控制论工具来进行全球性的探索,因为只有这些工具才能帮组我们充分地掌握大转型的多个层面。我们拥有可以解决问题的许多工具和方法,例如灵敏度分析模型,它能使我们发现给这个危机四伏的系统带来影响的隐藏的操纵杠杆。

 

应对措施

    因为我们有能力在早期就意识到危机的存在,我们就可以集中采取合适的措施来应对危机,特别是马利克整体管理系统和革命性的、高效的马利克超级协同整合(Syntegration)方法。

 

此前研究的主要成果

    2002年,弗雷德蒙德·马利克说:“房地产将是下一个泡沫。”
幸运的是,2002年11月份,马利克教授早已详细地指出正在形成的危机以后背后的驱动机制。他说明为何在这些机制作用之前房地产泡沫的到来仅仅是个时间问题的原因。因此, 在2007年发戏剧性事件成为现实时,许多研讨的与会者能为此及时准备。

 

弗雷德蒙德-马利克教授基于其控制论方法和工具, 成为率先认识到危机危险的人之一,并在其诸多著作和管理通信中对大转型和迫在眉睫的危机进行了描述. 在以下的两个专访中, 他谈到了危机背后的机制以及其远未结束的原因.

 


 

 

 

 

 

 

 

     Meet the Economist                   Asia Talk

 


 

更多相同的是很少有有效的补救办法——通货紧缩的自由落体

    当时马利克教授警告,如果我们继续在相同运转不良的系统中采取一成不变的措施与管理方法,后果在当时便是可想而知的并已成为了现实:在金融市场的表面复苏和一个简短宽限期后,如果我们继续执著采用传统措施,紧随其后的将是系统难以避免的崩溃。


紧随而来的债务冲击

    目前,传统方法只能暂时减缓债务冲击。而随后的通货紧缩、经济萧条与紧跟其后的政治动荡最终会导致社会危机。采取传统措施必然会使许多西方国家的失业率从百分之三十增长到百分之五十。

 

过时的体系是社会繁荣和正常发挥其机能的真正劲敌

    指责个人或是机构是无济于事的。潜在破坏力的根本原因在于管理系统,就是一直以来我们对自己的组织方式。它们在上个世纪便已根深蒂固,可当面临如今的复杂多变时它们注定要走向失败。


未来的路

    目前的体系危机来自于对盎格鲁撒克逊管理方式的巨大误解。我们正在亲眼见证这个薄弱的高度复杂体系的衰溃,而且要管理它,只能采取同样复杂的方法和解决方案来进行。在世界高度复杂,相关性纷繁如杂的21世纪,用传统方法进行调节、管理与控制是不可取的。然而,如今许多决策者只会一种管理方式——来自上个世纪的传统管理方式。